国际油价历史首次跌至负数

2020-04-25 07:00:04

当地时间4月20日,国际油价创下一项新纪录,美国5月份轻质原油期货WTI价格暴跌创下历史新低,历史首次跌至负值。

当日,即将到期的5月美国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暴跌约300%,收于每桶-37.63美元。这是自石油期货从1983年在纽约商品交易所开始交易后首次跌入负数交易。同日,6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2.51美元,收于每桶25.57美元,跌幅为8.94%。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和主要产油国的减产行动要在5月1日才开启,而近期受疫情影响,需求大减导致存量激增,市场供需严重失衡,导致油价暴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报告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收缩3%。欧佩克上周发布的石油市场月度报告预测,2020年全球石油日均需求降低685万桶,这将是自2009年和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石油消费首次出现年度下降;4月份全球石油需求日均减少2000万桶,为历史最大降幅。

此次暴跌的合约是马上到期的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份轻质原油期货合约,正常情况下即将换月的两种原油期货合约的价差不会过大,但即将到期的美国原油期货5月份合约和6月份合约的价差已经超过10美元,投资者若要保持相同的头寸,成本将翻番,这十分罕见。

Axicorp金融服务公司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因涅斯认为,市场认为减产协议对平衡原油市场是不够的,眼下投资者不惜一切代价抛售,没人愿意交割。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美国大部分地区仍处于禁售状态。美国原油期货5月份合约的主要买家是炼油厂或航空公司等实际接收交割的实体。但这些机构的储油设施是满的,几乎没有买家愿意为这一合约的期货支付费用。

截至4月10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较此前一周增加1924.8万桶,远超预期的1167.6万桶,前值增加1517.7万桶。美国原油库存已连续12周增长,涨幅续刷纪录新高,原油总库存水平已创2017年6月以来最高水平,美国汽油库存则处于纪录高位。位于俄克拉何马州库欣(Cushing)的储油罐的储存量目前已达到69%,高于四周前的49%。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油生产商只能通过削减未来数月的采油量并降低近月的原油价格,削减库存,降低生产成本。

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分析师ChrisMidgley表示,库欣是内陆城市,原油库容很可能在3周内填满,一旦填满,WTI原油期货合约进行实物交割将更加困难。

油价负数意味着,将油运送到炼油厂或存储的成本已经超过了石油本身的价值,众多中小石油企业将面临破产风险。

据媒体报道,美国疫情引发了基础设施和交通物流不畅等问题,原油很难外输或储存。纯粹为了经济性而关井停产是有风险的,所以要接着生产。如果储罐库容不够或者存储成本过高,生产商宁愿接受负油价,不得不赔钱让买家拉走。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负数不代表大家以后加油免费还倒贴钱,跌至负值的只是马上到期的5月份轻质原油期货合约,不是原油现货价格,美油6月期货合约交易价格仍处于20美元以上,布伦特原油交易价格目前也仍以超过25美元的价格交易。

从市场反应来看,北京时间21日,国际油价反弹上涨,NYMEX原油期货主力合约现涨逾7%,报于22美元/桶附近。布伦特原油期货主力合约现涨逾1.5%,报于29.6美元/桶附近。

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油价的下跌将是非常短期的;负油价反映了金融市场状况,而非石油市场状况。现在是购买原油的大好时机,希望国会能支持。正在研究将至多7500万桶石油纳入战略石油储备;将考虑有关停止进口沙特石油的意见。

但兴证期货认为,在需求端严重悲观的情况下,进入5月之后,以减产协议规定的全球供应的削减并不能改变油价运行方向,预计油价将维持底部宽幅震荡的格局。

独立研究咨询公司EnergyAspects首席石油分析师阿姆里塔·森表示,此次减产的幅度远远不够,整个4月份全球能源需求可能比去年同期下滑2500万桶/日。考虑到全球经济受到疫情的冲击,原油需求的复苏将是非常渐进的,因此这些减产充其量只是为油价提供短期的支撑,但不会使油价上行。

4月没过完,中国商务部就破例提前2个多月发放了第二批非国营贸易原油进口配额。可以预见,未来2-3个月,我们将一起见证一场波澜壮阔的中国官民合力抄底原油的大戏。何以说这是中国官方和民间合力抄底?

对地炼来说,当然是此时不买,更待何时?在银团支持、高速周转和储罐尚有空间的情况下,整个二季度都是买买买的最佳窗口。且不说昨晚临近到期被逼仓到颠覆你三观的WTI原油5月合约,现货市场上的沙特、俄罗斯、巴西等一众资源的贴水也都十分诱人。

而更给力的是,中国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在出席10天前的G20能源部长峰会时,也在发言中提及“需求侧各国应加大疫情防控力度,努力恢复经济社会秩序,提振能源需求”。

随后的国际能源署报告透露,中国、印度、韩国以及美国均表达了考虑在低油价中收储原油并协助稳定全球市场的意愿。

此次商务部原油进口配额的火速释放,很大程度上正显示了在中国固有和在建原油战略储备设施有限的情况下,“藏油于民”再次得到了官方和民间的高度共识。

第二批配额发放后,2020年全年的2.02亿吨配额中,已有78%的配额下发到了传统地炼军团和新兴一体化民企的手中。近40家的传统地炼中,有85%已拿到了全年70%以上的进口配额,有70%的地炼获得了全年全额配额。而巨无霸新贵们——恒力石化和浙石化也备好了90%的原油进口配额。

据IEA估算,上面提到的4个进口大国有计划在未来3个月帮助全球市场吸收至少2亿桶全球原油,相当于连续三个月每个月多采购800万吨原油。而这段期间,正是全球原油供需严重失衡、需求比惨、库容告急的阶段。

据IEA预计,在5-6月份欧佩克+自愿减产1000万桶左右日产量的情况下,全球因新冠疫情而蒸发的需求在4月和5月份分别高达2900万桶/天和2600万桶/天,6月份需求损失量也高达1500万桶/天。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中国作为最有力的买手大举增加采购,也不用过于担心国际油价暴涨的风险,同时有助力全球原油市场重新恢复平衡,拯救全球石油工业于数十年来未见之危机。

国内新一轮成品油调价窗口将于4月28日24时开启,据隆众资讯测算,截至4月20日,原油综合变化率-7.4%,预计对应下调幅度245元/吨,但本轮大概率将触发保护机制而不作调整。

按照《石油价格管理办法》,国内成品油价格挂靠的国际原油均价低于40美元/桶的“地板价”,国内油价将不作调整。未调整部分将按照规定,全额上缴中央国库,纳入一般公共预算管理。

此前的4月15日,由于国际原油均价低于40美元/桶的“地板价”,国内油价不作调整,这也是连续第二次不调整。历史上,在2016年的国际油价下跌中,国内成品油调价曾因“地板价”机制出现“六连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