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才女蔡文姬:中国历史上的悲剧标签

2020-05-03 10:00:41

《后汉书·列女传》:陈留董祀妻者,同郡察邕之女也,名琰,字文姬。博学有才辩,又妙于音律。

从以上《后汉书》中的记载可以看出,蔡文姬本名叫琰,她的父亲是当时最有名望的大学士、文学家、书法家蔡邕。

她是高知家庭的天才神童,几乎完美继承了父亲的各项优点;她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才女,她更是历史上罕见的才名盖过美貌的女子。

作为懂音律、能写文、善记忆的女子,她的才华无疑就是她的闪光点,又精于天文数理,在现代,她简直就是第二个蒋方舟!

意思是好娴静好温顺好有包容心的大家女子啊!这样的形象,大概就是我们现在的刘亦菲神仙姐姐的那种气质吧!

在如今的年代,社会通透,女性有才便有了人群中脱颖而出的砝码。可是,在1800多年前的东汉,有才的女子并不一定能有好运,比如说蔡文姬。

能够名载史册,与众多知名男人并列,在东汉芸芸众多女子中,蔡文姬可谓是绝无仅有。可是,纵观其一生,历史却仿佛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这位乱世才女,尽管才华横溢,却是命运多舛。

东汉末年乃乱世之秋。大将军何进被宦官十常侍杀害,西凉董卓进军洛阳尽诛十常侍,把持朝政。可是董卓也有死去的一天。他死后,旧部叛乱,攻占长安。汉献帝请求南匈奴出兵平叛。羌胡番兵乘机掠掳中原一带。那是怎样的一番场景呢?

蔡文姬所作的《悲愤诗》中如此记载:“平上人脆弱,来兵皆胡羌,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

蔡文姬遭遇了人生最为残酷的一场劫难,跟许多妇女一起被掳到蛮荒之地。这些被掠夺而来的人,都成为了匈奴人的奴隶。蔡文姬因为美貌,被献给了南匈奴首领左贤王。(左贤王为匈奴封号,匈奴语称“贤”为“屠耆”,所以左屠耆王即左贤王)

她成了左贤王的人,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虽然为左贤王生了两个儿子,但并没有姬妾身份,不过是个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奴隶。

左贤王作为匈奴的首领,也算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不会蠢笨到轻易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放在身边,自然是暗地里将她的身份背景查得一清二楚,也就会了解到蔡邕的存在。

如此身份背景特殊的女子,被自己握在手心里,左贤王自然知道其价值所在:除了享受夫妻欢愉之外,还可以顺便打中原的脸,说不定还能击溃中原。所以,他对待蔡文姬是不会像对待其他奴隶一样的。他不但给予她行动上的自由,还给她配了几个侍女。否则,一个中原女子,身处民国又如何能存活下来十二年还安然无事?

作为名士之女,此时,美貌不过是一件不值一提的装饰。而日复一日地忍受背井离乡的孤零和沦为奴隶的屈辱,这才是生命真正的无法承受之重。她不是息夫人,在被强娶以后还能维持着一种高贵的沉默;她不是无觉无识的女人,凭借生命的本能苟活下来;她也不是自命清高的千金大小姐,可能就此自绝于世。

蔡文姬内心高洁,思维敏捷、情感细腻,她是怎样经历着蚀骨噬髓的屈辱和悲痛却能苟且续命的,后人不得而知。我们只能从她留下的文字中了解到:她并非贪生怕死,也不是不知廉耻与气节,只是不想死在异国他乡,就是带着孤魂枯骨也要回家。正是这个信念,成了她生命的全部支撑。

不得不让人感慨,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上至王公贵族,下到平民百姓,又有多少人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呢?身不由已,流落异乡,遭受此等际遇的女子并不是只有蔡文姬一人,但被载入史册并有作品流传的千古却寥寥无几。

漠漠十二载,终日异乡客。文姬也把思乡的情绪化成诗歌,充满着浓重的民族情感,并据传谱写成同名乐曲《胡笳十八拍》,一直流传至今。

无日无夜兮不思我乡土,禀气含生兮莫过我最苦。天灾国乱兮人无主,惟我薄命兮没戎虏。殊俗心异兮身难处,嗜欲不同兮谁可与语,寻思渉歴兮多艰阻。四拍成兮益凄楚。

《胡笳十八拍》饱含着这位女诗人满腹的悲愤之情,真实地写出她在乱世之中的凄惨遭遇,更是写尽了流落异乡、身处阶下、有志难抒的无奈和痛楚。字字是血,声声带泪,力透纸背,让人读后不禁潸然泪下。

著名学者范子烨评:蔡文姬不只是时代乱离的亲历者、旁观者,更是时代乱离的蒙难者、承受者。她个人的悲苦命运,是整个时代的象征;她以独特而深刻的生命体验写就的诗歌。

她,蔡文姬,尽管遭受着命运的捉弄,沉没在人命如草芥的时代,但是她有着平凡女子所没有的坚强和才华,正是这份特质,让她成为了乱世中的奇女子。

12年之后,蔡邕的好友三国枭雄曹操不惜花重金,把蔡琰从南匈奴赎了回来,之后将其嫁给了屯田都尉董祀。

几经沉浮,坎坷历尽的蔡琰满心欢喜地过上了平常安宁的日子。可是,不久之后,厄运再次光临:她的第三任丈夫董祀在朝堂中犯下了死罪。

正值曹操在大宴宾朋。他把蔡琰召唤到堂上。此时的才女蔡文姬,蓬头散发,赤脚坦足,她面带哀戚却谈吐有礼,声含酸楚却条理清晰。众宾朋无不为之动容。

曹操问她:我曾经在你家里看到过诸多古籍,现在还在吗?蔡文姬回答:战乱游离,那4000多卷古籍失多存少,现在我还能记得其中的400多篇。曹操说:我派10名儒士,帮助夫人把那些典籍写下来,可否?蔡文姬面露感激回答:多谢您,不劳他人,我一个人就可以写出来。

适逢乱世,身世漂零。对后人来说,这是一段传奇的故事,但对于当事人来说,却是生命中永远抹不去的痛。

千帆过尽,蔡文姬依旧是蔡文姬,历史上独一无二才华横溢的奇女子。她把多舛的命运当作画布,沾着血泪,在上面画出了最悲壮的画面。

千年之后,蔡文姬这个三字早已不仅仅是个名字,更成为了一个悲剧人生的标签,深深地镌刻在历史长河中,不可替代,自始至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