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社会缺少这种肩负生活,仍不丢善良的人

2020-05-04 08:41:53

记忆中18岁的少年应该在学校的篮板下挥洒汗水,又或是在图书馆里汲取知识,再不就是在足球场上和害羞的少女敞开心扉。

然而我见到的18少年,却是拿着一个笨重的工具箱从小摩托上下来,瘦小的身子四处张望,被我发现后,躲闪着我审视的目光。

事情是这样,前天我家太阳能显示器坏了,打电话让师傅来修,师傅说自己生病,就让副手来看一看。

刚挂电话不久,我眼前就出现了这个18岁的少年,淡白色外衣,黑色裤子,款式是韩版的流行款,我看他的穿着就带点怀疑:这样的孩子不应该在这里。

至于到底因为他衣服干净,还是因为他青涩,又还是因为他好像有种不一样的气质,我只觉得他不适合在这里,就好像玛瑙不该放在泥沙里。

本来我是想安心看书的,但是对他不放心,就守着他修,也就在修的过程中,问出了一些让我心疼的答案。

我问他哪里人,他说水城的,我记得水城是一个比我们稍微发达的地方,怎么找工作也不会找到这里?我接着问他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做这个,水城那里不是更好找工作吗?

他只是简单地回答了句没有,就没有多说话,我感受到这里面有隐情,或许是他的伤疤,于是我就没再多问,安静地看着他修。

修了一会儿他说传热棒可能坏了,要上太阳能看一看,于是我就抬着楼梯上阳台等他检查。他三下五除二就检查好病因:传热棒坏了,要更换,连着下面的显示器也要换。

他从人字梯上下来的时候,楼梯一晃,他摔了下来,我倒是把他抱住了,但随之而来的冲击力也把我砸落地上。不得不说,真疼,直到现在我做电脑前打这篇文章还疼着。好在楼梯歪朝另一边,我俩都没事。

疼痛过后起身,他压住我胳膊的身体就像气球一样轻而易举地被弹开,他两眼慌乱,忙向我道歉,我没在意,捏了捏他胳膊:瘦,是我第一个想法,随后再捏就是瘦骨嶙峋。

我不知道他的话有几分真,到底是天生吃得少,还是寄人篱下吃不多,又还是他故意吃得少,省出更多钱?

我知道了他家在水城,知道了他15岁就跟着师傅出来学做这个, 知道他经常扶着喝酒的师傅回到小屋子里,也知道他之所以不读书打工是因为家里穷,下面还有弟弟妹妹要读书,他因为成绩不理想就出来做牺牲。

然而尽管经历这些不幸,他仍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沮丧,而是一种平淡中带着希望的温暖。很难想象,像他这个年纪出来打工的人能够做到不抽烟,不喝酒,不熬夜,不刷手机。

我心想:“干活这么久,他肯定渴了,我去倒杯茶过来,但走到客厅,我才记得,他也才是一个18岁的孩子,不喝茶。”

于是我到杂货间找了一下, 找到两瓶仅剩的核桃乳,我正准备去拿核桃乳时,我又想起他是一个饱经饥寒的孩子,担心自己拿饮料会伤到他脆弱的内心。

我看见他眼中的忐忑,好像是做坏事要说出去那样,凭我这些年的眼力看来,他肯定出了高价,人的动作能骗人,但是眼睛不能。

原本我有点愤怒,心想“我待你不薄吧,你这样敲竹杠!”可转头又想了一想,也许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呢?对我来说,换个显示器两三百,四五百能用一两年差别不大,但是对他来说,或许就不一样了。

他有点不知所措,好像自己准备的说辞都被吞进肚子里,半晌,蹦出一句话:“你不讲价?”

他回家去拿显示器,我就回身到厨房里做菜。一会儿他回来,我看他脸色有点怪异,红彤彤的,有点像被骂的模样。

我让他过来吃饭,他死活不肯,说自己不饿,马上安好就回家吃。看着他瘦弱的身子,莫名的难受,但又偏偏倔强着,看来好好说话是不行了。

我变了变口气,凶巴巴地说说你不吃就是看不起我手艺,我今天就不开钱。说这话的时候,我第一次为自己说谎感到骄傲。

他确实像自己说的那样,吃得很少,而且只夹菜,不夹肉。我没管他愿不愿意,就强制他吃了第二碗,并且还不断夹肉给他。

没想到最后还没吃完饭,他的眼角就渐渐湿润。我当时就慌了,是我自己的不客气伤到孩子了?

原来,这个显示器只要100,喊价350是看我生活不错想多敲诈一点。到时候他只要上缴100的提成给师傅,剩下的都是他的;

而且一开始他安装的那个显示器是杂牌,原价只要70就行,后来他觉得我对他不错,他就主动骑车回去换牌子,换贵的那种,为此,师傅说他没出息,骗人都不会骗;

他还说他自己手里有一个从别人家淘汰的显示器,他修好了,性能都不错,最起码能用一年,如果我需要他愿意免费给我安装。

听完他的话,我的理智告诉我,我该生气,但是面对这样一个懂事又善良的孩子,我又怎么舍得生气,相反,我更想买那个杂牌的显示器,反正都是一两年就坏,何不给孩子一点帮助?

我没有用他免费的显示器,而是选择320换上牌子货,并且说明这320是看在他忙前忙后的勤快,看在他诚实的面上,希望他能够保持这种诚实,并且还装作凶狠地说如果牌子货敢有任何的问题,我就举报他!

看着我佯装的认真和严肃,他没有躲闪,反而眼睛里迸发出感谢,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这笑容里有他对自己诚实与善良的认同,也有对自己穷人不穷志的尊严守护。

尽管我不是大企业高管,最后未能替他多做些什么,但是我始终觉得有种心安一直温暖着我,就算现在我在电脑前打下这文字,都觉得指尖跳动着温柔。

他有他的日子,我有我的生活,虽说谁都不可能成为别人的救世主,但是我是始终相信,世间的温暖,来自人心的关怀。

缘分一场,在彼此心间留下一个关于善的记忆,我相信多年后再想起,还会让我们感到一种和煦的温柔,让人愿意相信真诚,增添彼此面对困境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