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可行吗?国内成品油地板价要取消?

2020-06-02 00:03:12

不久前,据相关媒体报道,政协委员黄震在两会上提出“建议取消国内成品油地板价”,以实现市场配置资源的改革,对重启经济活力与施行“六稳六保”的国家大政方针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该提议从消费者以及产业结构的角度出发,指出国内地板价机制连续触发显现出了一些弊端。一方面,地板价机制使普通消费者难享市场红利。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步好转,成品油消费量势必回升,但通过“地板价”机制人为维持成品油价格不动,不利于疫情后的经济全面复苏和生产、消费拉动。

另一方面,地板价机制一定程度造成市场竞争不公平。与地板价配套的风险准备金制度,则多以国有石油公司旗下的炼油企业作为缴纳主体,导致低油价和地板价的红利被抵消。而地方民营炼化企业因受地方征收机关的监管力度远低于国有炼厂,不少民营炼厂没有上缴风险准备金,造成了国有炼厂和民营炼厂不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

总体来说,就是这套机制无论是对消费者还是对炼油产业都会有所限制,导致国内炼油产业无法进一步发展。那么,在疫情导致国际原油价格长期持续低位的今天,国内成品油市场应该如何变化,以带动产业进步、优化产业结构呢?

我们现行成品油调价机制是以10个工作日为周期,根据国际原油市场的变化率进行调价,当国际油价不足40美元过超过130美元时,国内成品油价将不作调整。

今年,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大规模爆发,许多国家的生产活动被影响,导致国际原油价格一路走跌,纽约期货甚至一度出现负数,给许多炒期货的投机者带来巨额损失。但是国内由于地板价机制的保护,目前各地油价均稳定在5元左右,虽然比起之前下降了不少,但是相比起国外的成品油,我国的油价还是有些偏高,这就导致了运输业、物流等行业运营成本无法进一步降低,给疫情后的经济全面复苏带来阻力。

从经济发展以及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低油价无疑能够给各行各业带来红利,至少在运输、物流业,能够给相关产业扩大收益。但是对于工业体系来说,目前的成品油价格对其影响不大,因为无论是工业橡胶、沥青等生产建设必需品,都是成品油炼化之后的产物。

我国原油开采、炼化技术与国际水平还是存在不小差距,这是客观事实。同样成分的原油,技术发达的炼油地区能够提炼更多的汽柴油,这无疑也能够降低成品油的生产成本,而国内大多数炼油厂的炼化效率并不算太高,而且提炼纯度也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许多基础油无法达到使用标准,需要通过后期添加特定的添加剂以改善基础油的理化特性,达到相关技术标准(这里指的是部分醇类添加剂,非普通的辛烷改善剂,主要起到中和馏化后的残留物质作用)。

因此,我国成品油的成本相对来说要高一些,同时,为了保证我国的能源安全,避免直接购买国外成品油对我国炼油技术的不利发展,我国规定地方成品油零售商必须优先采购当地炼油厂的成品油。于是可以看出,在一定程度上炼油成本短时间无法大幅下降,这是低油价时代取消地板价机制的最大阻碍。

可以说高油价对我国石油的自主开采、炼化以及销售有利,反之,由于制造成本过高,反而使成品油销售企业利润微薄。

由于形势特殊,目前国际油价一直在低位运行,虽然部分国家的复工复产,以及欧佩克的几次减产决议,对油价有一定提振作用,但是短时间内无法将油价提升至40美元大关以上。在这个前提下,取消地板价机制将会对普通消费者和运输业带来不少福利,但是在低油价时,如何平衡炼油企业的生产营收则是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