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统文化十讲|真正的修养,是懂得什么不能做!

2020-06-16 09:22:15

“文明以止,人文也”,中国传统文化中,“文明”的定义与人的修养相关。中国人认为修养最大的特征不是懂得做什么,而是懂得什么不能做。

古人修养有“九德”之说,“九德”指贤人所具备的九种优良品格,具体内容在《左传·昭公二十八年》中有详细阐述:

心能制义曰度,德正应和曰莫,照临四方曰明,勤施无私曰类,教诲不倦曰长,赏庆刑威曰君,慈和徧服曰顺,择善而从之曰比,经纬天地曰文。

自觉用义衡量自己的行为而适时因势加以取舍叫作度;处事原则符合公义,回馈行为与情势合拍叫作莫;体察民情视野没有遗漏叫作明;吃苦奉献不计个人利益叫作类;开化诱导别人不因辛苦而减弱叫作长;奖励会受到赞许,处罚会得到敬畏叫作君;仁爱与情势合拍,声讨会得到认同叫作顺;挑选义举而自觉相随叫作比;能制定符合天地之道的行为准则叫作文。

可以看出,古人修养处处体现着自我约束的原则,这与“文明”一词的合理定义吻合。人是可以通过修养达到很高程度的自觉性,这个自觉性称为“慎独”。

《中庸》:“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

没有比空旷寂静、远离人群的地方更容易发现有人的活动迹象,没有比从无到有更引人注目的事情发展过程,所以君子一个人的时候也谨严小心,不做偏离价值判断的事情。

一般人认为,一个人躲起来的时候做事不会被人发现,君子的思考却异于常人。君子认为,没有人的地方来一个人就很显眼,空地上出现很小的东西都会被一眼看到。

这里所谓的显眼,是君子认为天地和自己良心的监督无处不在,尤其是处在远离人群和空旷无遮的地方。这种思考把自警意识推高到极致,利用这种自警意识能够达成可靠的自我约束。我们在纷扰环境之中接受某件事情,还有受到外界干扰因素影响的说辞;但在完全封闭的环境中接受某件事情,就只能解释为自己从内心接受了,那么就要对自己的行为负完全的责任。

喜怒哀乐是人对外界事物引发的情绪反应,“喜怒哀乐之未发”,是说在没有任何影响的状态下,人所表现出来的价值判断就是中,不偏不倚,无人无我。

中是理想状态,和是根据理想状态用自律意识划定的可容忍状态。无论采取何种方式去影响、刺激他,他的反应都能够受自律控制,这就达到了和的境地。外界影响越少,自我感觉情绪变化越明显;这时候外界刺激,就像空旷处放置物品一样,情绪的反应越要保持自律。

中,是价值判准的最核心部分 ;和,是畅行天下最好的利器。中的修养就相当于“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在任何恐吓和利诱下都无动于衷。和的修养就相当于“从心所欲不逾矩”。这种修养的最高境界被孔伋(子思)命名为“大本”“达道”。

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 ;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敌。凡兵上义,不义,虽利勿动。非一动之为害,而他日将有所不可措手足也。夫惟义可以怒士;士以义怒,可与百战。

做到“大本”“达道”,也可以说是“文明”,心中的规矩意识被充分展示。这时候去“制利害”、去“待敌”,自然是无往不胜、无往不利。

人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值得珍视的财富,因此没有比教化好国民更重要的投资。在中华传统文化理论和思辨的影响下,“以文化人”功效就会得到最大化表现。经过中华传统文化洗礼的人如果不能被称为“文明人”,天底下还有什么人有资格能够被称为“文明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