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书院|一个平凡个体的生活方式

2020-07-28 04:38:23

国人爱唱拯救天下的高调,却很少想到拯救自己的灵魂。看看当下疫情的媒体自媒体的内容便知。为自己写作,拯救自己的灵魂,我走的就是拯救自己灵魂的爱智之路,审美之路。它没有什么章法,结构,文本,就是独抒心灵,率性而写。我推理的能力,不如我信笔而写的能力。

我笔写我心。这是一种同自我,即每一个身上都存在着的真正的神圣的自我的交谈的方式。心灵和胃一样,需要休息和复原。独处和沉思就是心灵的修养方式。自我不是一个召之即来的奴仆,没有了精神的滋养,自我之树就贫弱乃至枯萎了。要想使自我之树重新焕发生机活力,唯有付出倍加呵护的照料才行。心灵的复原也是一个需要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这次疫情倒是给了我一次让心灵休息与复原的机会。

在回顾十三年来的读书笔记与六年来的微信、以及十年前的新浪博客的过程中,我将零散的精神自我的碎片捡起,用手中的笔,用手机,把它们织缝了起来,通过思想日记和感情日记整合自我,就等于让自己再次享受一次次的高峰体验,就等于让自己又重新活过精彩的一回。在自己的文字里行走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

法国思想家蒙田说,我们最豪迈光荣的事业乃是生活得写意。其余一切,包括从政,发财,经营产业,充其量只是这一事业的点缀和附庸罢了。我最快乐的事情之一就是研究我自己,读书也是围绕研究自己去读的。认识自己这是哲学的最高命题。反正我是越反思越读书越感到自己的无知。既然上天赋予我有自我认知的智能,那我就化天命为使命,来思考、研修、体悟、时间适合自己本性的人生哲学,使之有对社会的启示价值。但这是间接性的,而非直接性的,是无用之大用,而非有用之小用。

我是在不知不觉中走上哲学这条路的。“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既然人生哲学是我的人生生命,那么我就勇敢地承担起来。求学问,以谦逊与恒力为要,以化为内心体悟为要,以践行所悟之道为要。这样学思行三结合,则人性就逐渐臻于丰满了。

中国缺少纯粹的哲学,我认为当年王国维的这个判断是正确的。纯粹的哲学就是形而上学,即对宇宙人生做出解释,以解除我们灵魂中的困惑。黑格尔说:“一个没有形而上的民族就像一座没有祭坛的神庙。”没有祭坛,也就没有信仰,没有神圣的价值,没有敬畏之心,没有道德的约束,人生唯剩下纵欲和消费,人与人之间只有利益的交易和争斗。“上下交征利,则国危矣!”孟子在二千五百年前就提出了警告。

哲学的价值是非实用的。但不能说明它没有价值,相反,它具有最神圣、最尊重的精神价值。“无用之用”胜于有用之用,精神价值远高于实用价值,因为它满足的是人的灵魂的需要,其作用也要久远的多。

而中国哲学是有实用风格的,研习中国哲学对我的最大受益就在于此,自信地说,现在我可以游刃有余的处理好方方面面的人际关系,这可以从能够我驾驭好职业与爱好、家庭与事业之间的关系中得到证明。这使我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冲突和麻烦,并赢得了属于自己的独处空间和时间,得以放心地做我的研究。关于研究方向的偏移,在这里也打个不太贴切的比喻,无论东西方哲学的研究都是我这条生命主流的支流,它们最终都汇入到我的生命之河中去,都是我的不可或缺的精神财富。

读、思、践、悟,这四者就是一种非常适合我自己又能使我安心快乐的生活方式。这种美好的生活方式本身即是目的,而不是要追求名利或成功的手段,这是一种健康向上的精神生活方式。这种精神追求是真正出于我内在的需要,没有它,我的生活就没有了味道。我更清楚的是,选择了这条道路,外在的世俗成功已经与我无缘了。我看重的是“读思践悟”带给我的人生整体质量,而非物质利益和荣誉名声。

“常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陶渊明是我的精神偶像之一,就像他的数度归去来兮,我的心在历经千劫百难之后也终于安顿下来了,如一棵乔木一般,扎牢大地,安于泥土而仰望天空了。陶渊明的“好读书,不求甚解,没有会意,便欣然忘食”又适合我的读书方法。我不是屈己去适应书本,不拘泥于哪一本哪一家,要会了我的意的,都被我吸收采纳,就像蜜蜂采蜜,采的是众花,酿的是自己的蜜。这个“意”,就是我的本色本性,就是精神自我。我必须为这个自我负责。

这样的写作风格,其实就是一种生命个体化的写作,这种写法在我身上培育了一种“猎人式的警觉”,随时随地记录下生活中在真善美圣的精神领域中有价值有意义的东西。每当我记录下时就如获珍宝,倍加玩赏。远离了功利尘嚣,靠近了灵魂的心底,得以省察自己的人生历程,从这个人生宝藏中提炼精神生命的精华。在这个逐利的时代,安心寂寞独处悟道实属不易。

我的写作就像我的小花园,尽管是最普通的树,最普通的花,但却是自己耕耘的,我在上面花费的时间,使它在我的生命中变得重要起来。花园里不知不觉长出许多以前种过和不曾种过的植物,我惊讶于它的美,于是用笨拙的笔把它描绘出来。写作让我像花园里的园丁,尽管不太称职,但总比任花儿自生自灭的好。

我越来越相信见缝插针的积累是多么磨练一个人的坚韧品格,边角碎料,积少成多,精神的宝藏就是在最容易忽视的细小的时空里不懈地积蓄出来的。水滴石穿,无不是点点滴滴力量的积累,单调却坚韧,这是以柔克刚中的最生动最有力最直接的表现。不要小瞧这点滴的真情实感,蓄养起来就是巨大的精神能量。厚积才薄发。奇迹是无数瞬间的量变到质变的,虽然这是个渐变的相当慢的过程。

用自己独特的眼光来审视人生的经历,外在的印象,我庆幸找到了这种眼光。就如蜜蜂采蜜一般,把精神之花中的精华采集到一处,就酿成了蜂蜜——文章就是这样写成的。只需把真情实感、所思所想、生命里的声音,进行一番归纳,提炼,升华、创造,来源就在澄明心境下的自性流露出的文字了。

我写作的优势并不在当下的叙事或议论,来实现“以文载道”的目的,而是表现性灵,将现在时的心境自然流露用文字在纸上真实地表达出来,日后将这些点滴心得用点科学精神,归类整理,提炼概括,锻造冷却,冷静处理之。就是在这个慢慢的积累和孕育中,语言文字会自发地寻找它们的喷发点,生命的脉络就这样被梳理出来了。

文学水准够不够,社会认不认可,这些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写作让自己的生命更完整,心灵更安静、更丰富、更愉悦。为自己而写,真实地写,之所以做这样的探索,也就是为每一个与自己面临着和思考着同样问题的人而写,所以在不经意间就触动他人的心灵。这是我想象的为“人”而写的唯一可能的载体。同时,我还坚信,这世间一定也有如我这般对人生和世界如此真诚探索的人,他们是我或近在咫尺或远在天涯海角的灵魂同伴,我们互不相识,心里却早已确认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