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创新发展打造经济转型升级版

2020-08-23 17:32:43

  经济学家指出,装备制造业是国民经济挺起的“脊梁”,也是高新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桥梁。那么石家庄装备制造基地将对栾城经济发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最近我们走访了石家庄装备制造基地,通过所见所闻得出的结论是,栾城县的经济将随着石家庄装备制造基地的崛起而加快跨越发展的步伐。

  石家庄装备制造基地

  坐落在栾城县域内的西部,是在原栾城县窦妪工业区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1996年经国务院批准,产业定位是化工·机械卫星城。2006年被石家庄市政府确定为石家庄“六大基地之一”,产业定位是装备制造业,2008年12月,被河北省政府列为首批省级产业聚集区。2011年5月批准为河北省工业聚集区。整个基地控制面积70平方公里,规划面积44平方公里,建成面积9.1平方公里。石家庄装备制造基地实行“市县共建、县管为主”的运行体制。2010年10月,石家庄市政府选派基地管委会主任一名。栾城县选派4名县级干部担任副主任,选派30多名干部分别组成招商投资处、经济运行处,规划建设处,公共事业处、城乡统筹处、土地储备处、财政所、办公室等,现有工作人员60余名。

  基地项目一览

  ■中集集团石家庄安瑞科能源气体关键设备项目(简称安瑞科)投资25亿元;

  ■中国南车石家庄产业园(简称南车)投资78亿元;

  ■中国煤炭总公司石家庄煤矿机械制造项目(简称石煤机)投资32亿元;

  ■石飞通用航空产业基地(简称石飞)投资26亿元;

  ■德国汽车工业园投资30亿元;

  ■投资20亿元的再生资源项目;

  ■新华能源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设备安装制造企业,是设计制造各类工业炉窑的专业厂家,2012年营业收入就达56556万元;

  ■河北灵达环保公司一期工程投产实现日消化生活垃圾1800吨,二期工程已于今年8月竣工,日处理生活垃级2500吨;

  ■央企(中国华电)河北华电石家庄裕华热电有限公司(简称裕华公司)入驻基地后,规划容量为4x300MW双轴汽轮发电机组,分两期投资建设。

  财力人力倾全力决战基地

  “市县共建、县管为主”,栾城县挑起基地建设的重担责无旁贷。中共栾城县第十二次党代会确定,倾全县之力,决战基地。

  2011年,栾城县委县政府确定为装备制造基地的基础设施建设年,按照“九通一平”的标准,实施“四路、八网、两厂”工程。四路即南车路、汉崴路、富城路、朝宇路;八网即高压线路改造网、雨水管网、污水管网、中水管网、热力管网、天然气管网、通讯管网、给水管网;两厂即河北灵达环保能源垃圾发电二期工程,绿源污水处理厂二期工程。2012年在基础设施建设投资5.1亿元的基础上,加大投资,突破建设难点。到今年8月,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达11.69亿元。先后完成了南车路网、汉崴路网,富城路网、朝宇路网等路网工程,完成了安廉、张廉、万许、裕龙等6条高压线路的迁改。八网建设基本完成,绿源污水处理厂二期工程和垃圾发电二期工程也都按时完成。

  基础设施建设让基地内有了交通、用电、排污、供水、供热、通讯、天然气供应、生产生活服务等“八大保障”。

  倾全县之力,一是财力,保障基地设施建设。二是人力,保障基地建设发展。

  完成征地是运用人力的一个战场:因为征地是基地建设中的“第一难”。

  从窦妪工业区时就开始征地,征地时间跨度大,征地的价格和对农户的补偿标准因时间而不同。自省政府(2008)132号文件生效以来,补偿款分配政策分阶段执行,分配监管方式也明显不同。对此,农户或不理解,或将自身利益最大化,使得征地难度极大。而项目要进驻必须按时完成征地,基地管委会的干部、乡镇干部、村干部,吃住在被征地村。召开村干部会、村民代表会、群众大会,宣讲征地政策,进农户做工作。有的户白天上班锁门,就等晚上12点下班回来……这一切,只等农户同意征地签了字,领取了补偿款,才算完成征地,这期间,农户有什么意见有什么要求都得一一答复,一一解决。因此,每征一次地,要累倒、病倒几个人。2012年3月,南车石家庄产业园占窦妪镇某村600多亩地,窦妪镇负责人带领精兵强将进驻该村做征地工作。连续一个多月,白天吃饭都是挤时间,晚上的后半夜就在征地办公室(村委办公室)的沙发上睡几个小时。这天夜里,崔副镇长得知有一被征地户下班回家了,就赶过去和这一户主谈话、讲政策,直到凌晨两点他回到村办公室,他一进屋,大家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样?”他高兴地说:“谈好了,也签了字。”大家说:“签了这一户就完成95%的户了,今晚咱回镇去,睡个好觉。”

  说到人力支持,基地管委会的干部更是一大支持。管委会从主任、常务副主任、处长、办公室主任到一般干部和工作人员,从管委会成立之日起,距今已三年,每年只有春节三天假,每周五晚上与家人团聚,没有双休日,也没有节假日,每天工作时间十个小时以上,晚上11点前没人睡觉,不是工作就是开会碰头,一个人的工作量相当于平时两个人的工作量。因为每个人要完成任务,就必须超负荷地干,稍有松懈就有超过节点的危险。“宁可身体透支,不让使命欠账”成为他们的誓言。他们为什么这样干?管委会工作人员刘涛说:“起初,觉得这里太辛苦,后来基地变化真大,简直日新月异,觉得栾城经济转型升级能实现,劳累点也值得。”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