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策生父回应偷换人生质疑什么情况?姚策是谁个人资料事件始末

2021-05-22 21:22:40

  “错换人生28年案”喧嚣未平。正在杭州对抗癌症的姚策,再度陷入新的风波。

  2月20日,姚策养母许敏在微博发长文,介绍错换孩子始末。2月23日,许敏夫妇与儿子郭威一方的代理律师李圣在直播间中提到,可以将“错换人生28年”改为“偷换人生28年”。

  随着“错换人生案”被推向“偷换人生”的漩涡,各种质疑与猜忌在网络弥漫——有网友质疑,郭威被刻意改小三岁,其养母杜新枝有四套房,却没有一套在郭威名下;还有网友爆料,姚策资产充足,名下有两辆豪车,却发起7次筹款,已被众筹平台拉入黑名单……

  对此,2月25日,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带着网友关注的各种问题,与姚策生母杜新枝、妻子熊磊及郭威多方连线,对网络热议的问题逐个回应。

  姚策生母:无稽之谈,要求李圣律师公开道歉

  对于“偷换人生”的说法,杜新枝回应说“纯属无稽之谈”,“这种没有经过公安机关调查和法院审理的诽谤,给我造成的伤害太大了。”

  “李圣律师已经直播几个月了,我感觉他一直带节奏指责我们。之前,我们没吭声,因为想着法院的审理结果自然会平息风波。没想到,现在愈演愈烈。”杜新枝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事实上,春节前,自己已经向北京朝阳区司法局对李圣律师的言行进行投诉,“希望能尽快得到解决,我需要他向我们公开道歉。”

  针对网络涌现的各种质疑,杜新枝也一一回应。

  对于争论不休的房产问题,杜新枝澄清,自己家根本就没有三四套房。“2012年,我们贷款买了现在郭威住的房。当时他20岁,还没毕业,也拉不出银行流水,自然写到了郭爸名下。”

  杜新枝说,自己征询过郭威和姚策的想法,两个儿子其实都想各自保留自己家庭的状态。“我决定把驻马店这套房过户给郭威。我估算了一下,这套房134.6平方米,总价87万多元,2016年我们已经还清贷款;而姚策在九江的房有98平方米,总价88万多元,但还有14万的贷款没还,我愿意帮他把剩余的尾款还上。这样两个儿子都不为难了,他们都能安心住在自己家。”

  对于郭威年龄被改小三岁的原因,杜新枝解释说,郭威是自己第二个孩子,可当时有关政策严格,所以她在怀孕四个月后,就躲到了农村里,迟迟没开出准生证。“后来,经过各种曲折,直到1995年才拿到准生证。”杜新枝说。

  杜新枝表示,自己依然支持、配合一切有利于查找真相的调查和取证,“衷心希望郭威、许妈一家都够通过法律得到应有补偿。如果他们的起诉能够揭示更多真相,我也要感谢他们。”

  郭威:我看了很气愤,希望网友对言论负责

  “‘偷换人生’一说,李圣律师从没有和我沟通过,我看了也很气愤。”郭威说,“李律师应该是想强调‘错换人生’案中的人为因素。这个范围很广,比如医院职工。但用‘偷’字太不恰当了,对我们两家人都产生了很多不好的影响。”

  关于房产问题,郭威说,无论是驻马店还是九江的房子,自己都不在意名字归属,“只要不影响我继续在驻马店生活下去就行。”郭威表示,自己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过正常的生活,“希望两家人都不要受到‘网暴’影响,两家合为一家,和睦相处。”

  他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自己也一直关注姚策的病情,打算找时间和姐姐、姐夫一起到杭州看望姚策。

  2月24日晚上,郭威在某平台上发出一封自己的手写信。“郭爸、杜妈即使没有生我,但养育我28年来所花费的精力和心血,或许比正常家庭付出得更多,在我眼里与亲生无异。”他在信中写道,“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对于个别网友,我们也收集好证据,在我们的官司结束之时,也是你们的立案开始……”郭威说,对于带有偏见与敌意的网友,希望他们能对自己的言论负责。

  姚策妻子:前期10多万医疗费发票暂没找到

  2月24日晚上,姚策在自己的账号也就网友热议的“偷换人生”发布视频,作出回应。

  “其实,我们的二审判决、公安和司法机关的介入,都已经给出了答案。”姚策说,自己也支持李律师代表他养父母维护合法权益、查询事实真相,希望他们有圆满的结果。“我坐等真相,也希望大家在真相没出来前,不要随意攻击别人。”

  视频中,姚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戴着吸氧器,声音沙哑,时不时止不住地咳嗽。妻子熊磊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自从1月在北海吐血后,姚策的身体每况愈下,“我其实一直阻拦他去回应这些网络事件,只希望他安心治病。”

  针对募捐相关质疑,熊磊说,自己只知道姚策在轻松筹、水滴筹及腾讯公益三家平台募捐过,共五六十万元。“因为有一些网友举报,春节前,轻松筹和腾讯公益两家来找我们沟通过,要求我们补充提供发票。”熊磊说,由于前期医疗费发票都没经过自己的手,目前还有10多万元医疗费的发票暂时没找到,“可姚策患肝癌是事实,这些钱也都是花在治疗上”。

  而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在水滴筹官网看到,1月19日,昵称为“*姚姚姚姚,策”的用户被拉入失信筹款人黑名单,其筹款项目标题为“27岁肝癌晚期并伴门静脉癌栓”。

  同时,熊磊坦承,姚策名下确实曾有两辆车,“一辆凯迪拉克,其实是我的嫁妆;另一辆宝马是我爸在开,两辆都是贷款买的。为了给姚策治病,早就卖了。”熊磊说,后来,姚策之所以选择众筹,是因为当时庭审判决遥遥无期。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注意到,2月23日,姚策曾在其账号发布一份感谢信,对于捐款情况予以回应,“我无法一一核实,但是存在问题的,我会退还平台,由平台进行核实。这个大家都放心,跑不掉的。”

  姚策表示,对于网友的私人捐款,“只要你用自己的私人账号联系我,附上截图,我一定会退。”

  姚策养母代理律师:28年前新生儿互换存在疑点

  2月25日上午,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联系到姚策养母许敏方代理律师李圣律师。他告诉记者,郭威、许敏、姚师兵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一案,本定于2月24日开庭,但是因故延迟了。“具体的时间还没有定,以法院的传票为准。延迟的原因一个是因为疫情,正好也碰到春节,第二个因为我们还有调查取证的工作需要进一步的推进。”

  李圣律师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他认为目前该案有几个事实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一是姚策和郭威分别出生于6月15号和6月16号,中间隔了一晚;二是出生的地方也不一样,一个是在产房顺产出生,一个是在手术室剖腹产出生;第三,两个人出生之后,手腕的标识都有;两个人出生之后,都是各自穿戴的自家准备的衣服。

  “孕妇大三阳出生的新生儿和正常新生儿应该是分开管理的,这种情况下,新生儿的手腕标识被互换,自家准备的新生儿衣服被脱下来再互换穿上,令人难以置信。”李圣律师告诉记者,现在网上各种声音都有,其实在真相出来之前,各种猜测意义也不大。“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在什么地方,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们也一直在坚持寻找真相。我们主要还是希望通过庭审,能找出一个真正的真相。”李圣律师表示,他们现在还是在极力的去寻找一些更多的证据。

  李圣律师表示,他大概从2020年七八月份就开始直播,直播的目的就是为了回答网友的法律咨询。后来网友知道他接了姚策养母的案子,都涌到直播间向他咨询一些相关的问题。“我们就是为了接受法律咨询,大家有什么咨询的,我们解答一下。网友他们说什么,我也控制不了。我一直在说,真相还没出来之前,没必要对号入座,其实对号入座也是对别人的一种伤害。我们直播的目的就是接受法律咨询,就是为了为大家提供方便进行普法,我不能因为代理了这个案子,我就不直播了,今后这样的普法直播我们还是要继续。”